去年底在西班牙的巴塞罗那菲利普纽埃尔建成了Surround音乐工作室。上周工作室已经按杜比标准注册完毕。有关工作室建设的详细报道我们晚些时候再向您介绍,暂时提供一些新工作室的照片。

正计划在葡萄牙的里斯本建造类似的工作室,在马德里开录音棚、在离马德里不远的地方建一个36个单位的演奏制作综合体

Popularity: 49% [?]

在基辅有一间工作室,头儿是叫什么弗拉基米尔 特列基亚科夫的。他宣称他的工作室特色是装有纽埃尔的监听音箱!

警告!在这家工作室根本没有任何菲利普纽埃尔提供的设备和监听系统。

这是赤裸裸的欺骗!很同情那些苦苦寻找可靠混响设备却上了当的人!

提醒大家一下:到2010年初在乌克兰只有3家工作室有Reflexion Arts混响设备,他们是:维尼察市的AFS工作室,基辅区奥博罗尼区的Maxi Sound工作室和基辅的姆泽奇工作室。

Popularity: 34% [?]

Контрольная комната基辅区姆泽奇音乐工作室建成了。工作室的主人就音效方面的工作向我们咨询并要求尽一切可能做到最好。因此我们做了设计,交换和电源系统。有关这些工作您可以登录我们的最新版本的网站。暂时在相册里我们只是放了照片。


Popularity: 46% [?]

8月21号我们的朋友和同事菲利普纽埃尔将要过60岁生日!想他表示祝贺!
菲利普结束了在巴塞罗那的surround工作室的建设工作正赶往马德里建新的工作室。
还有一个好消息:菲利普纽埃尔开始写一本新书。书的内容是总结他在40年间在世界各地建设音乐工作室的故事。

Popularity: 30% [?]

如果我们说的是立体声监控室的话,那最适合的面积是30-50平方米。面积越小越不容易达到所要的设计效果,尤其是对低频监控来说。而超过50平米的话会有其它问题。在任何情况下面积都不能太大,因为监听的位置到音箱不能超过5米,否则当开始显现和感觉到非线性空间效果时,监听系统应该能够扩展这种声压水平。

工作室监听房的棚高应不小于3米。在这种情况下在装完音效板以后最后棚高应大约为215厘米。最理想的棚高是在4-5米或更高。

监控室宽大于450厘米,深大于300厘米。很大程度上还要看门窗的开口位置。

以上的数字都是近似值,或者说是最小值。这还未考虑绝缘材料,否则这组数字还应更大。

Popularity: 63% [?]

在离基辅不远的姆泽奇的音乐工作室的布线和交换平台工作已经结束。照片登在相册里。

Popularity: 28% [?]

建设音乐工作室总要花费大量资金。在全球经济危机的背景下很多事情不得不放弃或者留到将来再解决。

危机导致基辅区克列内奇市的音乐工作室主人在建室之初就不得不停止建设,虽然建工作室需要的专门地点和设置监听设备的场地都已经准备就绪。

在莫斯科的另一家音乐工作室的情况是:95%的工作已经完成,就差安装监听系统,但是钱不到位使得工作室开业的日期无限期延后了。

这不在哈尔科夫州切尔沃恩内沙赫达尔市的工作室主人决定自己搭建录音棚。但是这一决定不仅验证了经济危机的严重程度,而且还会引起一些不良后果。在音乐工作室建设方面的大量错误在网站上的照片中可以清晰的发现。而巴尔瑙尔的工作室已经在网上消失了。

同时尽管经济危机还未过去,一些工作室的建设和设计合同仍在进行。这有来自基辅、莫斯科和皮尔姆(俄罗斯)的申请,来自捷克的布拉格的,波兰的弗洛茨拉夫,保加利亚的瓦尔内的订单。也有来自敖德萨和基辅要求设计音响系统的订单。

而和基辅地区姆泽奇市的工作室的合作很成功。工作室的建设工作开展的早,建设工作有条不紊,这使其主人把精力用在提高工程质量和细节上。录音棚的地板是用珍贵稀有的木材铺建,窗台和门是天然柞木,通风系统采用了400毫米的通风管道。

这些工作使录音室的主人很满意,他准备继续和我们的公司合作。这不,今年我们计划建造一个新的更大一些的工作室,就在原来的工作室旁边,之后两个工作室将连为一体。

Popularity: 29% [?]

基辅州姆泽奇的音乐工作室基础建设工作已经完成,现在该进行内部装修工作了。

我们要暂时休息两三个月,因为工作室所在的楼在扩建,尘土和垃圾影响了我们下一步的工作。

暂时工作室的主人要我们帮忙设计工作室设备转换系统和做安装准备。

转换平台打算由4个Neutrik NPPA 96 Bantam交换台组成。同时安装上视频和数字信号监控系统,计算机和数字交换和MIDI编辑网络。

我们计划在8月底完成交换平台的准备工作,有关情况我们会及时报道。

Popularity: 28% [?]

要回答这个问题得通过一篇小文章

除了纽埃尔的监控系统,像Hidley/Kinoshita监控系统、加利福尼亚Westlake Audio公司的监控系统等等所有这些的音响效果是相同的。从较高的行业地位可以随心所欲的观测与其它监控系统生产厂家的关系,测评哪家最优。

尽管这些音响系统已经拥有了出色的音质和可能达到的表现力,但是其设计师们还是通过不同的方式不断追求,使其达到可珍藏的目的。这一点既表现在他们的经营特色上,也体现在他们的价格中。

美国(西湖)监听音箱

Westlake Audio(西湖) SM-1 如果说到任何扬声器的潜在问题,那就是在交叉领域的频率的音路问题。也就是,如在他们的梁柱模型上SM-1的五音路系统这样的分频点有4个。而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是增加了音箱的重量,每个音箱超过200公斤,并增加的成本,立体声系统要耗费20万美元。有关美国西湖公司的Reference Series 音箱的详细介绍你可以在网上搜索。

安装音乐室的音箱系统是一项昂贵的工程。同时他们的可选择面也很有限。这些费用,包括用于广告的费用都加在音箱的价格上了,因此它的出厂价即使没算上经销商的加价,大约要高出5倍。因此任何一个系列的音箱都不可能便宜。

监控音箱

在互联网上关于监听音箱的信息少之又少,所以对他们进行较详细的说明。

Shozo Kinoshita找到了一些其他的方式。他决定在自己的监听音箱上使用分频器。他这样做不仅出于音质的考虑(虽然我认为,即使出于这一点,其做出的选择也是相当奇怪的)也是出于系统工作的需要。由于多种技术原因——其中也包括基于方向性的考虑。这就是为什么菲利普纽埃尔嘱咐汤姆亨利,分频器的频率应低于300赫兹。在高信号水平下,这个会导致丰富的音变,并逐渐破坏在监听音箱中的合成驱动器TAD-4001系统。更换一个监听音箱的驱动器膜片需要花费一千多美元。在这种情况下,汤姆亨利建议至少每四个月更换一次膜片。这意味着,每年在更换监听器的膜片上花费至少要6000美元。问题在于从来没有人做过!这些监听音箱的分频器拥有电解的电容器,他们随时间推移会最终改变其参数。正是每个监听音箱分频器的调节都不同,Шозо和汤姆建议用户每隔十年彻底更换所有分频器。每次花费5000美元左右。然而这也从没有人做过。于是出现了以下情况:Hidley/Kinoshita的监听器在它们还是新的的时候还能正常工作,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驱动器被破坏,分频器调节改变了,由此声效也严重改变了。这就是不久前我在摩斯费里姆第二工作室证实的情况。

除此之外,在特定条件下交叉阻抗降低到低于0.5欧姆。在一些信号上放大器的电流消耗可能上升到100安培。JDF и FM Acoustics的放大器也许能在这样背景下工作。他们的价值超过15000美元,而维修成本最低不少于1000美元,这还不包括运费和其他的。许多用户错误的选用其他的扩音器。这些扩音器从一开始就不能体现出监听音箱各种能力。如果我们谈论监听系统的价格,那么对于立体声系统来说价格远远超出了10万美金。

RA234 (设计来自菲利普纽埃尔)

在纽埃尔的书中详细描述了他研究制作监听音箱所进行的严格的试验过程,那是段漫长而有趣的经历。

他和Кейт Холланд教授一起分析了大量的所收集的材质,使他们能够作出必要的概括,以便作出正确选择,并抛弃许多司空见惯的错误。这项工作的最终结果就是制做出了当今最著名的Reflexion Arts 234监听音箱。这种高灵敏度和约为900赫兹频率的双频带系统; 在理想的喇叭上加载了压缩驱动程序。有缘分频的使用降低了对放大器的功率和扬声器电缆的要求。系统的高灵敏度使其不用使用功率大且昂贵的扩音器,从而大大降低了监听系统的成本。因此我由衷的相信,菲利普纽埃尔的监听音箱是世界上最好的。这并不是因为这个系统比Hidley/Kinoshita的系统便宜5倍,比Westlake Audio监听音箱便宜10倍,而是因为他们有更好的性能和无与伦比的声音。这就是纽埃尔写给我的其中一封有关这一主题的信:

«I designed the Reflexion Arts monitors to have many of the same general characteristics as the Kinoshitas, but with much more reasonable maintenance costs. What is more, even with my first monitor design, in 1970, I did not use a high level crossover in the loudspeaker circuitry. I used a crossover before the amplifiers. I know that the Kinoshita monitors can sound very good, but the costs of keeping them sounding good can be very high».

Popularity: 100% [?]

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在我们公司的名字里。设计和建设工作室是我们的工作之一。此外,我们正致力于设计和建立完善的录音棚。除此之外我们还从事设计和调整组合音响和其他一些需要那些专业的录音师参与的地方,如:设计体育场和娱乐购物中心的音响系统,乐队音响系统,影院和旅游点的音响系统等。我们不依赖于任何品牌,因此,对每个具体项目,我们根据需要为客户提供一套最适合这些任务的设备。

如今的现实是贵的东西是值的。要举个例子吗?

在基辅,一个娱乐中心决定建造游乐园的音响系统。该项目的关键在于,游客坐在车箱里沿着固定的路线游览“侏罗纪主题公园”,不同种类的恐龙和其他古代动物从不同方向冲他们咆哮。扬声器被隐藏在每头动物附近,每隔半小时发出持续8-10秒的咆哮声。整体而言,考虑到回声,需要72个扩音轨道。

一家分销商公司要承揽这项工程,并同意为客户免费做系统设计。客户就上当了。

这样在3个40单体箱上安装了36个美国的双体扩音器,并每个都安装有两个通风口散热。整个系统还做了单独的空调。每个扩音器的成本,大约2600美元,这样系统的总成本(包括空调和支架)要超出100000美元。

但是有其他的解决方案的。可以使用单体的扩音器带Park Audio VX300的散热器。在当时一件的成本需要250美元,它们被安装在一个支架上,只占三分之一的位置,绝对不会有噪音并且不需要增加多余的散热器。这个系统的成本不会多于10000美元。感觉到有什么不同了吗?90000美元哪!相当划算!这件事的区别不仅在于成本方面,还在于Park Audio的扩音器更适合这个项目的要求。

由于客户想在项目中节省几千美元,而他的钱包中却飞出去了90000美元,可是仅仅得到是附赠的空调和免费的设计。这样我要再重复一下,客观条件下贵的是值得的!而这种事情不只发生一次。再多说一句:这是分销商的常见行为-用钱控制客户

除了音响系统的设计我们还测试安装的质量和进行调节工作,程序设计和调试复杂的组合音响。我们公司的录音师奥列格 那乌缅科具有相当多的在大型音乐会和舞会调音的经验。他被邀请在乌克兰和国外一些很重要的在音乐会录音。除此之外,我们也涉及声学测量,提供音响隔音等的意见。

哪儿需要经验,实践和头脑我们就在哪儿

Popularity: 31% [?]